威廉森报告对西方图书馆学教育的影响

2019/3/13   点击数:377

[作者] 建中读书

[摘要] 这两天看到网上在传焕文兄关于第五代图书馆人思考的文章。对他讲的图书馆学教育问题,我深有同感。2002年我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不为图书馆培养和输送人才,那么图书馆学院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如果图书馆不再需要图书馆学院毕业的人才,那么图书馆学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如果任何人都可以从事图书馆工作,那么图书馆员作为一个社会职业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在我国图书馆与图情学院的关系与以前相比确实疏远了。最近在给中图学会四十周年寄语中我提到要加强图书馆学教育部门与一线图书馆之间的联系。

[关键词]  图书馆学教育 吴建中 储节旺 程焕文 威廉森报告



这两天看到网上在传焕文兄关于第五代图书馆人思考的文章。对他讲的图书馆学教育问题,我深有同感。2002年我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不为图书馆培养和输送人才,那么图书馆学院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如果图书馆不再需要图书馆学院毕业的人才,那么图书馆学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如果任何人都可以从事图书馆工作,那么图书馆员作为一个社会职业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在我国图书馆与图情学院的关系与以前相比确实疏远了。最近在给中图学会四十周年寄语中我提到要加强图书馆学教育部门与一线图书馆之间的联系。

安大图书馆储馆长约我写一篇东西,我也提到了这个问题。我摘录其中有关威廉森报告的一段与大家分享。请批评。

从全球来看,图书馆学研究与教育也一直在与时俱进。欧美图书馆学院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图书馆学教育看作是技能培训为主体的教育,而是一直在追求专业的提升和深化。这里特别要提一下“威廉森报告”。上世纪20年代,查尔斯·威廉森(Charles Clarence Williamson)应卡内基基金会要求调查全国图书馆员培训的问题,他在报告中提出图书馆员培训涉及到两大部分,一是技能培训,一是专业教育,他认为大学教育的重心是后者,并强调要建立学分制,也就是说,图书馆学教育之所以进大学,就是要提升图书馆专业教育的水平,而不只是技能培训。 我之所以在这里重提这份报告,是想强调图书馆学教育必须与时俱进,当时威廉森预测到图书馆学教育会偏重技能培训,所以特别提出不要把图书馆事务性处理拿到大学教育课程中来。在威廉森报告的影响下,图书馆学教育越来越注重理性层面的问题,并进一步扩展到后来与其他学科的交叉与融合,但百变不离其宗,图书馆学依然是图情研究的主体。设想一下,今天让威廉森再来做一份报告,他是否也会提出同样的建议呢?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ye8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