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事业的辉煌与图书馆学问的彷徨

2019/1/15   点击数:364

[作者] 建中读书

[摘要] 这几天,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新馆开放在我国图书馆界引起较大反响。再过几天,《图书馆杂志》将刊登一批专家学者的专访,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的主席和秘书长都参与了进来。

[关键词]  图书馆学 情报学 图书馆情报学 吴建中



这几天,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新馆开放在我国图书馆界引起较大反响。再过几天,《图书馆杂志》将刊登一批专家学者的专访,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的主席和秘书长都参与了进来。

从北京开会回来,我就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我们为什么要看低图书馆学呢?好像情报学就高人一等似的。

我参与撰稿的《图书馆概论》第五版在日本图书馆协会出版了。本次修订专门对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做了一个评价,我觉得令人深思。大意是,图书馆学是主要围绕图书馆的一门学问,但发挥图书馆功能的各种研究,如信息利用、阅读、通讯及信息载体的生产与普及、及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等侧面的研究又与各学科之间产生联系,尤其是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更为突出,为此两者结合形成了图书馆情报学(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无论这个说法对不对,但都值得我们思考。

图书馆学与情报学虽然研究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两者结合是国际趋势。国际文献协会(FID)在世纪之交与国际图联合并,英国情报学家协会于2003年并入英国图书馆协会,变成了英国图书馆情报协会(CILIP)。而我们这里为什么要刻意把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变成两个不同的东西呢?

丘东江先生曾经问我图书馆学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他也很反对把两者割裂开来。我觉得图书馆理论界要反思,我担任中图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后曾想做一件事,写一系列学术展望报告,但由于各种因素没有启动。我总觉得当下我国图书馆事业的辉煌与图书馆学问的彷徨处于很不相称的关系,是需要有人来开展这方面的探讨。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yba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