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新书发布会暨历史文献整理出版座谈会在京召开(图)

2015/11/2   点击数:2814

[作者]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单位]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摘要] 2015年9月17日上午,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清华大学图书馆主办的“《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新书发布会暨历史文献整理出版座谈会”在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图书馆举行。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国家博物馆、首都图书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国家方志馆、北京市方志馆等高校、图书馆与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图书馆工作者近40人与会。

[关键词]  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 新书发布会 历史文献整理出版座谈会



2015年9月17日上午,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清华大学图书馆主办的“《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新书发布会暨历史文献整理出版座谈会”在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图书馆举行。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国家博物馆、首都图书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国家方志馆、北京市方志馆等高校、图书馆与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图书馆工作者近40人与会。

《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是国家图书馆出版社“著名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图书系列的第二十二种,从清华大学所藏一千余种方志中精选出二十种稀见方志,其中绝大多数为抄本、稿本。所选各方志,编册排序大致依《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成书为精装16开,共计三十六册。

《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中最具特色的,当属一批民国时期河北诸县方志志料。这批文献均为民国时河北各县应省政府通令征求志料而编纂,包括《平谷县(今属北京)志料》《正定县志》《遵化县志料》《抚宁县志料》《新镇县志料》《定兴县新征志料》《吴桥志料》《交河县志料》《永年县志料》等,这些文献中有的内封页贴有留待审查填写意见的空白表格,有的在序言中提及应征编纂的经过,有的在书中夹着写有“某县志料某某卷 民国二十年 河北通志局据某某县志局呈报本”等字样的签条。这些都可表明,这批志料应属各县县志局上呈的稿本或抄本,且以后均未刊刻,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

除这批河北志料外,还有一些乡土志,是清末停科举、兴学堂,各地响应政府通令而编纂的新式教科书。至民国,相继有一批这类书石印出版,但流传至今已很鲜见。清华大学图书馆所藏《安乡县乡土志》为稿本,以后未见刊行。《兴平县乡土志》为抄本,有清光绪三十三年的活字本。《东平州乡土志》则为清光绪三十三年的石印本。

另有两种稿本。一为《永吉县志》,一为《归绥识略》,分别为吉林、内蒙古的地方志。其中《永吉县志》是永吉设县所修第一部志书。据查,该书初稿本为北京大学图书馆所藏,其书不分卷,书中多有改动。清华大学图书馆所藏被认为是定稿本,其篇幅已扩为五十卷,徐世昌序言则独为红色刻版刷印。因人事、经费等牵绊,是书十年后方出版铅印本。《归绥识略》在为数不多的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志书中占有重要地位,却只见著录有民国晒印清光绪间刻本和抄本,且藏家寥寥。清华大学图书馆所藏此书内封题有“同治戊辰长至后三日洪洞董文涣拜读一过”的亲笔跋语,据此表明清同治七年前已有是书,又是书中记事至清咸丰九年,与是书作者张曾先于咸丰九年编成《古丰识略》,又补充资料修订内容,于咸丰十一年完成《归绥识略》的年代暗合。再校读书中朱笔改正后的行文,俱与民国二十六年晒印光绪刻本一致。因此当为较早稿本,而非一般抄本。

此外如明万历三十八年《嘉兴府志》三十二卷刻本、清康熙十二年《绍兴府志》五十八卷刻本、清乾隆四十二年《东昌府志》五十卷首一卷刻本等明清时期善本,亦属稀见,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

新书发布会由清华大学科技史暨古文献研究所所长冯立昇主持。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社长方自今、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蒋耘中共同为本书揭幕。清华大学科技史暨古文献研究所副研究员宋建昃作为本书主编,重点介绍了这套书的整理情况和出版的价值、意义所在。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古籍影印编辑室陈卓作为本书责任编辑,介绍了本书在编辑过程中的经验和体会。

历史文献整理出版座谈会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副社长殷梦霞主持。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研究馆员罗琳、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研究馆员赵嘉朱、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部主任杨健、清华大学科技史暨古文献研究所副研究员宋建昃、首都图书馆研究馆员马文大、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刘石、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联络处处长张英聘、国家博物馆图书馆馆长黄燕生、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张廷银、清华大学科技史暨古文献研究所副研究员刘蔷、中国艺术研究院图书馆典藏阅览部主任俞冰、北京市方志馆副馆长韩旭、国家方志馆综合部副研究员和卫国等先后发言,对《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的出版给予了高度评价,对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和清华大学图书馆在地方志整理出版方面所作的努力表示赞赏。与会专家不仅讨论了地方志文献整理出版工作的意义和价值,同时就传统方志整理出版的思路、编印方式等问题进行了具体、深入的讨论研究。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60c8450102wa4i.html